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分享

乞丐之殇

发布时间:2014-01-05   发布者:一般girl

文/强金明

子夜,城市的中央传不来那盛夏的蛙叫声。细雨绵绵,隔离了城市中夜生活的烦嚣,给人以心灵的安静。

雨水聚集在一起,形成一条不回头的流水,随着路面的地势缓缓地流淌着,似乎要将路面的泥泞清洗地一干二静,直到它们遇到一个足以承载它们的地方,才渐渐舒缓下来,稍作休息,等待后面的积水来更新它们的位置,才去奔赴另一段旅程。

“砰”,街道上的下水道井盖被刚刚飞驰而过的汽车倾轧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叫”。溅出一串水花。充满于城市的霓虹灯,代替了月亮,光芒四射,吞噬在地面的积水里,模糊了整个城市的繁华。只在乎告诉来来往往的行人,你的脚下一步,该迈向何处。又飞奔过来一辆汽车,车灯亮的刺眼,一个身影在渐渐缩短,又渐渐拉长。这样细雨绵绵的天对他来说是多么的熟悉,拖着刚刚踩过泥泞小道的脚步,践踏着干净的街道,雨水顺着额头、脸庞不停地往下流淌着,身体不停地转向,双眼却始终盯着一个地方,究竟,他要走向哪个地方?

“3,2,1”,绿色,所有的车辆在绿灯前都要遵守自己的约定。可以穿行了,洁白的斑马线却变成肮脏脚步的顾忌,慢慢地一个黑格一个黑格的小步跳跃着,身上的十几个硬币一阵一阵“哗哗”地响着,似乎要为他心灵的纯洁伴奏。

沿着街道,虽然早已熟悉的道路,可朝着目的地走去的他,还是忍不住要仔细地看一看,象是刚刚上城的时候那样,他要把这段路永远的复制在脑海里。远远地,路边相隔大约十米,两个依然在乞讨的乞丐,正接受着雨水的洗礼,借着路灯的光忙,一个带着个墨镜跪在地上,显然是个盲人,伸出双手等待行人的施舍,一个没有了双腿,蓬垢的头发下露出一双极具渴望的眼睛。走近一棵树旁,他停了下来,一把掏出身上的硬币,数了数,想了想,分出一部分放回“口袋”中,将另外的部分分成两半,双手各抓一半,然后轻轻地,象是小偷进入正在午睡的房主家那样,轻轻地将硬币顺着盲人的饭碗滑了下去。轻轻地走开,然后在离第二个乞丐两米处,迅速冲过去将钱放进碗里,又迅速地跑开,闭着眼捂着耳朵。跑的气喘嘘嘘,跟后面警察在追赶似的。他怕,他怕那种场面,因为那样的场面太熟悉!

快到了。摆摊的小贩这个时候仍在不遗余力地吆喝着,尽管摆出来的桌子已经坐满了来就餐的行人。香味穿过细雨,向周围扩散,太香了,多嗅了几口,最后还是加快脚步饶开小摊,径自穿过去,小摊后面就是他的目的地了,这是他花了两天时间过来的终点。

到了,总算到了,双腿跟打了麻醉药一般,已经失去了知觉。使眼前一亮的便是这个招牌:“心伊蛋糕”,他来,就是想买一块蛋糕的,可惜店主和店员们早在7点钟已经下班了,一时失望与痛苦充斥在脑海里,汇总于脑神经中,象是倒练了《九阴真经》的欧阳峰,疯狂了起来。跑到路边搬起一块砖头就朝蛋糕店玻璃门砸过去,“砰”,“哗哗”的声音紧随而来,附近的行人过客,纷纷跑到这边,脖子伸的跟砍头似的老长老长,虽然他现在手中没有什么危险品,可是围观的人没人愿意过来阻止,不是他们不敢,也不是不想。他瞟都没瞟周围一样,便冲进去,手里捧着块蛋糕跑了出来。还不时的表现出内心的欢喜。

就在这时,不知谁拨打了110,紧急赶来的警车,刷地蹦出几个人,可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们也甚是无奈,一个乞丐搞破坏,抓回去蹲房,给他饭吃?不过不管怎样,先教训一下,几个警察冲了上去,他还沉醉在拿到蛋糕的喜悦中,不想被一个警察一个扫堂腿打倒,瞬间时间速度被缓冲,整块蛋糕抛出一个完美的弧线,“啪”掉落在满是积水的路面上,摔的一团糟。看着掉地上的蛋糕,这时他脑子里已经完全崩溃,已经吐不清字来了,只模糊的听到“妹妹……”,“蛋糕……”,几此重复便昏厥过去了,警察们这时也傻了眼,想了想,先把店主叫过来在说,闻讯而来的店主非常的气愤,进店后发现房子里的灯全部因玻璃被砸碎割断了主线打不开,可是这都是一个乞丐弄的,现在乞丐也受到处罚,只好自认倒霉,明天再来修了。这时有一个围观者急呼到:“他嘴里在流血,你们送他去医院(医院点评)吧,这样下去他回死的。”这句话重重地敲在几个警察的脑袋上,几个人相互望了一下,最终也不管乞丐身上有多肮脏便将其抬上车火速送往医院。

第二天心伊蛋糕店老板带着店员来重新装修,当他走到蛋糕橱柜最拐角处,他一下子象被电打到了,整个身体直立立地定在那里,店员见他如此表情很惊讶,朝他定着的地方看去,昨天被偷的那块蛋糕处,赫然的放着五个一角的,五个五角的硬币。

就在这时门外的邮递员送来一份报纸,一店员接来一看B版“乞丐子夜砸店只为一块蛋糕,现已送往某某精神病院”,店员激动地将报子递给仍在直立的店主。

原来乞丐过来是为了给妹妹买最爱吃的蛋糕。见关门一时情急,砸店买蛋糕。一年前的乞丐和妹妹因家乡发生洪水,亲人不知走散还是已经死亡,乞丐带着年幼的妹妹出来乞讨,,有一次自己和妹妹一天都没乞讨到一点点,妹妹饿的都哭了,急噪的哥哥却没有丝毫的办法,最后还是另外一个乞丐把自己拣来别人家孩子掉地上的蛋糕分给他们,那一次,乞丐哭了,一向坚强的他哭了。妹妹吃过了那个蛋糕觉得非常好吃,特别开心,乞丐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自己给妹妹买一块蛋糕,于是乞丐通过拼命乞讨,因为当时自己还不象个乞丐,每天讨不到几个钱,终于有一天也就是一年前的今天,他积累了三块钱,找到之前送他和妹妹蛋糕的乞丐问他在哪里买的,乞丐告诉他详细地址后,他便疯狂地往心伊蛋糕店跑去,他心里特别兴奋。可买完蛋糕后回来的路上,兴奋过头,找不到回家的路。都快太阳落山了,他还在街上寻找回去的路。妹妹急了,自从洪水发生后,哥哥便是他唯一的亲人,过了半个小时,哥哥还是没回来,她急的哭了,哭着求那为乞丐带她去找哥哥,那位乞丐没办法,只好带者小妹妹去找哥哥,顺着自己说的路线,来回的找,来回地找,突然乌云四起,天空突然下起了细雨,他们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那个乞丐对小妹妹说,你哥哥可能回去了我们回去看看,小妹妹不停地东看看西找找,突然马路对面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她视野里,“哥哥,哥哥”,哥哥看见了妹妹,一只手不停地指着另一只手中的蛋糕,小女孩激动地挣托了乞丐的手,径直冲想马路对面,而此时路灯由绿色边成了红色,一辆汽车飞驰而过,一声惨叫。“妹妹,妹妹,你醒醒,蛋糕蛋糕哥哥给你买蛋糕了。可是小女孩始终没有再张开嘴尝一尝。自此以后,乞丐哥哥变得神志时清时傻。但那一天他永远记得,要不是自己迷路,妹妹就不会死,于是他每天都会去心伊蛋糕店往返一趟,只为把路线记在脑海里。店主已经控制不住泪水的倾涌,冲出店外,拦下一辆出租车,目的地是某某精神病院 ,院长告诉他,昨天一辆警车送来的那名精神病人,今天早上偷偷的跑了,听他们说走的时候还在不停地喊着”妹妹……蛋糕……”